钻牛角尖属于什么反应 陈楚生:不再逼自己钻牛角尖#着调专访

2019-09-04

做了几年独立音乐人后,陈楚生与环球音乐拥抱,又回归了主流。新专辑《趋光》云集郑楠、Hush、蔡健雅等音乐创作行家里手,陈楚生自己也贡献5首歌。

爱惜羽毛的创作歌手,突然大篇幅唱起别人的歌,收录进自己的专辑,这其中的心理变化让人猜不透。“希望做这张专辑不要给自己太多局限。”陈楚生与制作人荒井十一达成共识,让自己回归一个歌手的基本状态,去演绎音乐中的情绪,但唱别人的歌,陈楚生还是心怀疑虑:“担心别人怀疑自己的创作能力。”

钻牛角尖属于什么反应 陈楚生:不再逼自己钻牛角尖#着调专访
钻牛角尖属于什么反应 陈楚生:不再逼自己钻牛角尖#着调专访

身为人父,他早卸下了偶像包袱,不过在音乐上还是那么洁癖和较真,7月初,陈楚生接受着调专访,讲述新专辑《趋光》的创制细节,做音乐的心理转变,并分享自己作为老手奶爸的育儿心得。

不设限,唱起别人的歌

钻牛角尖属于什么反应 陈楚生:不再逼自己钻牛角尖#着调专访
钻牛角尖属于什么反应 陈楚生:不再逼自己钻牛角尖#着调专访

新专辑《趋光》,陈楚生卸下创作人的心理防线,想回归到“陈楚生式的表达”,回到歌手最基础的歌唱表达职能,不设限地演绎歌曲。

主打歌《趋光号》由热门创作人郑楠谱曲Hush作词,“我可能很少唱这样类型的歌,甚至我自己也不会写那种类型的东西。”陈楚生挑战新的唱法和音乐习惯,新作注重演唱的雕琢。

钻牛角尖属于什么反应 陈楚生:不再逼自己钻牛角尖#着调专访
钻牛角尖属于什么反应 陈楚生:不再逼自己钻牛角尖#着调专访

多年来坚持唱自己的创作,突然要收录别人的歌,些许心理负担,陈楚生怕外人起疑——自己是不是江郎才尽了?于是五首自创五首他作,汇成一张碟。

收歌并非易事,要花心力去寻觅满意的作品。这个筛选的过程首先仰仗公司的资源,首首把关挑出最恰当的作品,找寻歌曲的过程像极了相亲,进度缓慢。陈楚生发现,当下许多创作人大多自己也是唱将,他们或许会把自己最心爱的留给自己唱,投出的曲目并非其最优之作。

诸多原因综合之下,陈楚生还是无法放任收歌,要自己完成部分曲目。不过他想换个创作方式,“我希望在创作的方向上能找一位新的音乐人。而且我跟他的风格不一定要很相近,这是我跟荒井的一个共识。”他们找来了阿瑞Ari,跟陈楚生在创作中激荡火花。

制作人荒井十一曾在2014年做陈楚生巡演的音乐总监,去年的“七分之一音乐会”到这张《趋光》,两人再续前缘。陈楚生眼里,荒井十一是个很负责人的制作人,“他想给你更多的选择。为什么这张专辑唱别人的歌,从他的角度来讲,在于他看到的我可以唱更多他觉得不错的好的东西,做这个方向的尝试,拓宽我的范围。”

前面提及的阿瑞Ari,就是荒井找来的创作伙伴。陈楚生从这个陌生的创作伙伴身上找到新鲜感,“我觉得他很棒,一起写东西出东西的时候很快,也很愉快。”陈楚生回忆。

阿瑞Ari是个鼓手,却又在和声、吉他、键盘上全能。每当陈楚生给出一个创作动机,阿瑞Ari都能迅速抓到要害,发挥所长,编出一个新鲜舒服的律动,这些律动又刺激陈楚生萌发新的灵感。

历练,很累却开心

做了多年独立音乐人,自组乐队SPY.C并自主制作发行了专辑《侦探C》,过程中陈楚生摸爬滚打十分疲惫。

“那个时候我觉得特别地累,我自己有工作室,做唱片其实还好。但做到发行,包括MV、宣传之类的事务,都要我去定,那已经超出了我的本质,我身边的人可能也没办法帮我解决这些问题,必须我去弄。那个时候花了大量的时间在做这样的事情,在下一张专辑的时候,我没有精力再去弄那些事情。”

陈楚生找回以前的经纪合作伙伴,分担音乐之外的工作室管理和宣传事务,并从去年的一场“七分之一音乐会”以及《七分之一的理想》现场专辑开始,与环球音乐合作。

做乐队SPY.C的过程,像是创业,陈楚生深刻体会到一个老板的辛苦甘甜,要把关音乐创作,要跟设计师沟通视觉,跟文字视频沟通行销策略,“各种沟通……这段时间虽然做得很辛苦,但这中间还是学到很多东西。不管是从音乐上面,还是从我对一个公司或者工作室各个层面,都了解得更深了,通过这个阶段我知道自己能做什么、擅长做什么,有更深刻的了解。”

回顾那张独立状态下花三五年磨出的专辑,不顾老粉的听觉习惯,用新颖时髦的声响开拓新的受众,“我也跟乐队讲,说不管别人怎么看,但我们自己对得起花的时间去做这个事情。”陈楚生还是很欣慰:“说实在《SPY.C》那张专辑我自己蛮喜欢的。做这些的时候虽然累,还是很开心。”

SPY.C的吉他手王栋因为家庭原因,在2018年初回了深圳,乐队也随之做了调整,陈楚生说:“今年我就决定先发一个个人的东西,乐队的话大家还在想接下来要怎么做。”

舒服,不钻牛角尖

无论是数年磨一专的独立创作,还是大公司加持下平步青云的音乐出产,陈楚生现今都不会拒绝,他说“要用两条腿走路”。“它(《趋光》)要给你的东西就是一份舒服的感觉,最终我还是希望它舒服。不能拿它跟《SPY.C》一起来看。”

《趋光》作为一张流行专辑,陈楚生更在意歌里情绪的传递,刻意让自我的主观意念退后,“我甚至会做一些减法,因为唱歌唱时间长了以后,容易惯性地把情绪给放大,有些东西放大了不见得是好,它可能会变得更矫情。”虽然这次是注重歌曲的演绎,但陈楚生谨慎拿捏,他不喜欢夸张做作的表达。

陈楚生觉得,专辑里可以听出他现阶段的状态,“做音乐来讲,我只觉得它好不好听就可以了,不是我一定要逼着自己钻牛角尖,那样的话我会崩溃掉。”

“我在读书的时候,班里就有两派,一派喜欢摇滚,一派喜欢流行。当时这两派分得很清楚,但那时候对我来说,我倒觉得不管是流行也好摇滚也好,我都喜欢。我不会只听这个,不听那个,就是这样。今天我们来做一张流行专辑,我的宗旨就是好听行了。我没有想要给它限制,流行音乐就是这样的,它就是给听众一种情绪。”

音乐上不钻牛角尖,陈楚生也拥抱起综艺节目,从《歌手》到近期的《合唱吧!300》都有他的身影,“现在去参加这些东西,我觉得更多还是为了曝光,没有别的。”

曾经发愿要唱足七十年,如今迈入“七分之二”新篇章,陈楚生有什么新的理想?“说实在的,其实我一直都在通过不同的尝试去找自己的一个音乐属性、风格,一直在去找自己最适合、最舒服的一种表演方式。”

曾有那么几年,陈楚生面对社交媒体很“无语”,“其实我是不太喜欢发微博的,是觉得有点无话可说的。”同事时不时提醒他曝光,于是陈楚生微博上不经意有了搞笑的一幕——他会在各种各样的节日出来问候粉丝,无论妇女青年儿童节,还是端午中秋国庆节,他都上线点个卯。

自从有了孩子,以往“不算重但还是有”的些许偶像包袱也逐步瓦解,身为父亲要带着孩子体验生活,冲在前头,陈楚生觉得自己很多事情都看开了,也活泼起来。

歌曲选解

为《趋光》收歌拿到歌曲的demo后,陈楚生会先跟制作人荒井十一探讨歌曲的方向,构思歌词要传达的意思,荒井十一再跟具体的作词人沟通。主打歌《趋光号》一到手,陈楚生就体验到强烈的空间感,他跟荒井十一说,歌听起来自己仿佛深入宇宙,这种感觉传达给作词人Hush,便有了《趋光号》里“夜空”、“星星”之类的意象。

《趋光号》

自己写歌时,陈楚生很少写“一直吊得特别高”的歌,《趋光号》就是这样一首“吊着的歌”,充满假音。“因为我自己的假音不是很好,所以我自己写歌的时候就避开它。拿到这种作品的时候,通常就会问我能唱吗?那几个音有没有信心?会有这种疑虑。”

在《侦探C》这张时,陈楚生就开始调整音色,跟老师上课学发声,锻炼假音。而《趋光号》正是展示学习成果的好机会,陈楚生欣然接受了这首歌。

另一首《好久不见》也是以前鲜有涉猎的歌曲类型,“一些发音对我来讲,以前这种类型的歌,我真的撑不住。”

《落日旅馆》

“那些歌特别喜欢把军鼓的回响放得巨大,’咃咃咃’的那种感觉,蛮有意思的。”《落日旅馆》复古而亲切的声响,就像看到小时候的旧照片,编曲和旋律也故意走起了年代感的路线。

《荒废光年》

这首歌记录了陈楚生的拖延状态。在做新专辑《趋光》之前,陈楚生每晚熬到三四点才睡,“磨磨蹭蹭地打开手机来看,一两个小时就过去了,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又累,什么事都做不了,小孩要上学,你早上把他送学校回来,你自己也得补个觉,半天就过去了。你知道吗?就是那种无力感。”

《八心八箭》

概念来自钻石的切割工艺,形容一种技艺精湛的程度。陈楚生希望用一个物件或意象,来表达情感的极致状态。葛大为操刀的歌词,也令陈楚生消化了一段时间,歌里呈现出修炼完美爱情之艰难。

《再见》

《你还好吗》

“我们有时候会因为某个瞬间,或某个消息,或看到的某个事物,而让你的内心触动。”在给荒井十一听完demo探讨歌词方向的时候,荒井十一说这首歌让他想起了动画电影《你的名字》。陈楚生便回家去看这部影片,“我看了两遍,哭得像鬼一样,觉得好好看哈哈。”

于是他就抱着这种感觉,完成了《你还好吗》。

育儿心得

陈楚生2014年与爱妻诞下大儿子Demo,今年4月二胎再得一子,取名Aiden。陈楚生说孩子慢慢长大,他为人父母也在慢慢学习。“对于小孩子来讲,我觉得在这个阶段更多还是陪伴吧,更多是怎么陪他玩,在玩的过程中去了解他的性格,发现他喜欢的一些东西。”听起来是不是蛮厉害呢?我们请奶爸陈楚生来分享他的育儿心得。

1 陪伴中了解孩子潜能

自己的孩子,你如果不陪他玩,根本也谈不上去了解他。我不希望自己做音乐就一定让他学音乐,这个阶段可以让他多接触不同的东西。

像老大Demo现在有学画画,他从小对颜色就非常敏感,形容一些事的时候,都从颜色去聊,所以一直在学画画。音乐这一块我也尝试送他去朋友那边学鼓,他也经常去看我们排练,我会偶尔在他面前弹着吉他玩一玩,观察他。我发现他更喜欢节奏,太慢的东西,他就没有耐心去听,新专辑里他喜欢那首欢快的《离群的鹿》。

2 孩子调皮适当惩罚

我有罚过他,但我从来没打过他哈哈哈哈。因为我从小没有被父母打过。我会罚他,例如说罚站,让他知道这件事情是不对的,不过罚他的时候不多。

Demo比较怕我。他跟我相处的时间没有跟妈妈相处的时间多,所以他对我的了解其实没有像对妈妈这么多,他知道妈妈即便再生气,或者就算罚他,他知道怎么去讨妈妈开心。而面对我,他可能有些时候还是摸不透哈哈哈。

3 生二胎要给老大做心理建设

因为老二小,总是被妈妈抱着或者喂奶。老大平时还好,但早上起来的时候有点起床气,或者说晚上睡觉之前会有一点吃醋的感觉。他会觉得:以前我早上起来,妈妈都是帮我什么的,可是小的一哭,妈妈就照顾小的去。他就会觉得你为什么天天要抱着弟弟,就是那种感觉,还是会有一点。

4 要帮小孩创造回忆

想多给小孩制造一些回忆,前段时间带着Demo去了一趟澳门,又回了一趟深圳,去澳门科学馆看一看。尽可能的在我有时间的时候,跟他出去走一走,我不希望总是待在家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