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水腺苷脱氨酶 腺苷脱氨酶对胸腹水的临床意义

2019-03-26

结核性胸腹水与肿瘤性胸腹水的鉴别诊断常规方法以外观、凝固性、李凡他试验、蛋白定量及细胞计数并分类等方法进行鉴别,特异性和敏感性低,鉴别较为困难,抗酸染色查抗酸杆菌阳性率不高,结核分支杆菌的培养需时长,均影响临床诊断和治疗。所以本文将ADA、LDH和CRP应用于常规胸腹水检测来鉴别结核性胸腹水和肿瘤性胸腹水具有较高的特异性和敏感性。

腹水腺苷脱氨酶 腺苷脱氨酶对胸腹水的临床意义
腹水腺苷脱氨酶 腺苷脱氨酶对胸腹水的临床意义

ADA是人体嘌呤核苷分解代谢过程中起关键作用的水解酶,它能催化腺嘌呤核苷降解为次黄嘌呤核苷,后经核苷磷酸化酶催化成次黄嘌呤,最终氧化成代谢终产物尿酸。而且ADA广泛存在于人体各组织中,以胸腺、脾和淋巴组织中活性最高,它与T淋巴细胞的分化和增殖密切相关。

腹水腺苷脱氨酶 腺苷脱氨酶对胸腹水的临床意义
腹水腺苷脱氨酶 腺苷脱氨酶对胸腹水的临床意义

本文检测结果表明:结核性胸腹水中的ADA活性显著增高,可能是结核性胸腹水中T淋巴细胞和单核-巨噬细胞被分支杆菌激活,从而引起ADA活性升高。另外间皮细胞可主动吞噬分支杆菌,产生多种特异性细胞因子,从而可诱导产生ADA活性升高[1]。

腹水腺苷脱氨酶 腺苷脱氨酶对胸腹水的临床意义
腹水腺苷脱氨酶 腺苷脱氨酶对胸腹水的临床意义

文献报道腹水ADA>30u/L,诊断TBP的敏感性和特异性均超过90%,临床荟萃分析显示,将ADA值定为36-40u/L诊断TBP的敏感性为100%,特异性为97%[2]。但肿瘤性胸腹水组ADA活性不高,可能是肿瘤性胸腹水中的T淋巴细胞增殖受抑制导致的。

LDH是一种H 传递氧化还原酶,广泛分布于组织器官,组织中含量明显高于血清[3]。本文检测结果表明,肿瘤性胸腹水组LDH活性显著高于结核性胸腹水组,两组比较有显著性差异(P<0.01)。肿瘤性胸腹水中LDH增高,可能是由于组织破坏脱落损伤和肿瘤组织中酶的无氧酵解上升促使糖酵解关键酶使LDH升高。

腹水腺苷脱氨酶 腺苷脱氨酶对胸腹水的临床意义

用胸腹水确诊肿瘤患者的重要依据是从胸腹中查出肿瘤细胞,但由于阳性率较低,给临床诊断带来了一定的困难。因此,胸腹水LDH活性高低可以作为肿瘤性胸腹水和结核性胸腹水鉴别诊断的一个依据。

CRP是一种能与肺炎链球菌C多糖体反应的急性期蛋白,由相对分子质量23017的5个亚单位组成,每个亚单位有206个氨基酸残基。完整的CRP是一种环形结构的五聚体,这种特征性的结构使其归类于五聚素(pentraxins,一组具有免疫防御特征的钙结合蛋白)家族。

在急性期反应时,肝细胞在白细胞介素等细胞因子诱导下大量合成CRP。CRP的主要生物学功能是通过与配体(凋亡与坏死的细胞,或入侵的细菌、真菌、寄生虫等的磷酰胆碱)结合,激活补体和单核吞噬细胞系统,将载有配体的病理物质或病原体清除[4]。

国外CastanoVidriales等[5]报道结核性胸腔积液患者CRP浓度的比值均较恶性胸液高。本文检测结果表明,结核性胸腹水组CRP含量显著高于肿瘤性胸腹水组,两组比较有显著性差异(P<0.

01)。结核性胸腹水组CRP水平显著升高可能是结核分支杆菌直接侵犯或通过变态反应使胸膜通透性增加而导致的CRP水平升高。

而肿瘤性胸腹水组CRP含量低主要是肿瘤侵犯或压迫淋巴结回流障碍等因素所致[6]。所以CRP作为反映体内急性炎症存在的敏感指标,不仅可以应用于血清的鉴定而且还对结核性胸腹水和肿瘤性胸腹水的鉴别诊断有重要价值。

总之,ADA、LDH和CRP应用于胸腹水常规检测,鉴别胸腹水的性质具有较高的特异性和敏感性,方法简便快捷,结果准确可靠,对临床及时诊断和治疗有重要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