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岁的女人适合看什么书 求推荐适合30岁的女人读的书

2018-05-02 - 30岁的女人

评语:曦洁 推荐:《陆犯焉识》,是与一位朋友闲聊时偶然谈起,便读了,并且在前后三个月里读了两遍,跟着作者一点一点进入那个时代,走进那片大荒草漠,走进那个写满沧桑的旧上海。那是一个荒谬的时代,瞬间就有可能失去你的身份,你的家庭,你所有的一切。

30岁的女人适合看什么书 求推荐适合30岁的女人读的书
30岁的女人适合看什么书 求推荐适合30岁的女人读的书

看这本书时,感受到比荒谬更多的是无奈。严歌苓有支温情的笔,她笔下的陆焉识是上海大户人家的公子哥,年轻时风流倜傥,读书过目不忘,留美博士,大学教授,会四国语言,会做花花公子,会盲写,有几分轻狂,还有几分清高。

30岁的女人适合看什么书 求推荐适合30岁的女人读的书
30岁的女人适合看什么书 求推荐适合30岁的女人读的书

这个在他妻子眼里被尊为“神”的人,却被恩娘看做是“没用场”的人。在那荒廖的年代,他的清高和“没用场”,最终成为一个死刑政治犯,在大荒草漠服刑二十年,变成时代的牺牲品。

严歌苓这支笔没有让陆焉识就这样暗淡了,他整个人生的亮点,就是在服刑期间内心慢慢发生了变化,也许是灾难和严酷的环境触及到他心底的情感,也许是婉瑜从不间断的书信让他感受到了家的温暖,也许是他作为一个男人真正成熟了。

30岁的女人适合看什么书 求推荐适合30岁的女人读的书
30岁的女人适合看什么书 求推荐适合30岁的女人读的书

这份成熟把他自私的爱变成了无私,无私到冒着生命危险去几十里外的场部礼堂看一眼屏幕上的小女儿,无私到艰难的叛逃,只为了远远地看一眼婉瑜,看一眼就足够了,无私到为了不再牵连婉瑜和儿女们,满载爱意地寄回去一张离婚协议书,无私到释放后回到上海,陪着婉瑜等陆焉识回来,尽管婉瑜临终前连陆焉识的名字都记不得了,但他却觉得“就这样很好了”。

30岁的女人适合看什么书 求推荐适合30岁的女人读的书

这支温情的笔还写出一个安静的婉瑜,从出场静静地坐在冯仪芳身边,到年老时静静地坐着抽烟,这份安静里偶尔会抛出几个让人火烧火燎的眼神,这些眼神便是陆焉识在大荒草漠醒悟之后时常品味的精神食粮。

30岁的女人适合看什么书 求推荐适合30岁的女人读的书

她把对陆焉识的爱当成了生命的信仰,从第一眼见到陆焉识起,就认定世间其他一切男子都是平庸的了,她偷偷地把恩娘给的祖母绿当掉,换一块白金欧米茄,只为能博他一笑。

她将家中的一切大事小事变成一封封娟秀的小楷,寄向大荒草漠,不让陆焉识错过家中点点温馨。二十年来她拒绝了无数求爱者,到她患上“阿尔茨海默症”不认识陆焉识后,却又重新爱上了陆焉识。

婉瑜把浓浓的爱意轻轻地融入几十年的生活,那样轻缓自如,无论陆焉识是否爱她,无论世事如何变迁,她依旧爱她所爱。严歌苓又有一支无情的笔,她笔下的后妈冯仪芳嫁入陆家几个月便开始守寡,比陆焉识只大几岁,是陆焉识提前当家,并作主将她继续留在陆家。

她对这个生命中唯一的男人有着复杂的情感,明里暗里给予了无尽的宠爱,自己爱还不够,还把她家中的侄女婉瑜也带来帮着爱,却又不让她独自享有,处处争宠,处处吃醋,对焉识的日常起居照顾得无微不至,私毫不让婉瑜这正房妻子有缝可插,她是焉识和婉瑜婚姻的搓合者,更是他们感情的离间者。

她们之间扑朔迷离的关系,更加深了婉瑜的委屈。

这支无情的笔还刻画了杀人犯梁葫芦,陆焉识的狱友,为了给弟弟妹妹出一口气,一斧头砍死了吃独食的亲生母亲和她的姘头。在人情冷漠人人自保“场部”,梁葫芦唯独对陆焉识有着极其特殊的情感,冒死帮他偷回欧米茄,偷吃死人的口粮,不忘分一份给他,经常缠着陆焉识讲故事,钻他的被窝,把他当成自己的大爷,为的是从他这里寻求父爱,尽管这样,陆焉识仍没正眼瞧过他,觉得他“就是个杀人犯,没有教养的杀人犯“。

严歌苓在写韩念痕这个人物时,却不知用的是温情还是无情了。

这个女人是陆焉识入狱前诸多风流韵事中最浓重的一笔,在大荒草漠设计并成功出逃,一是为了婉瑜,“再晚就爱不动了”,另一个极其重要的原因就是“要把这个叫韩念痕的女人告诉亲爱的婉瑜,当面请求她的原谅”。

韩念痕是她母亲和一个军官的私生女,焉识的学校迁到重庆后,在一次外交场合,两人相遇并迅速坠入爱河,公开做起了“陆夫人”,这个女人八面玲珑,在物资匮乏的年代,总能弄到一些进口食品给陆教授开小灶。

陆焉识在这份感情里是不愿意承担任何责任的,放在现在这个社会里,情感专家会建议韩念痕离开这个自私,没有责任心,胆小怕事,不敢为自己的行为负责的男人,可是韩念痕却大费周章地调到陆焉识的学校,过起了同居生活。

陆焉识在重庆第一次入狱后,为了不让远在上海的婉瑜和恩娘担心,定时写信报平安,韩念痕充当了两年的信使,这一封封家书让她终于看清了,这个男人最终一定会回到他上海的家中,回到那个女人身边。

在这份感情里,是韩念痕先解脱出来的,陆焉识出狱后,她把他安顿好就远赴美国了。正所谓“心有千千结,结结皆自解”,韩念痕的释然是让人轻松的。陆焉识的一生只是时代的缩影,文中其他人物都没有逃出历史的迫害,冯仪芳在陆家老宅被没收之前气绝身亡。

婉瑜失贞,为的是将陆焉识的死刑改成无期。冯子烨顶着“政治犯儿子“的帽子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地活着,被女友嫌弃政治出身,学术上不敢出头,维持着能带来安全的“平庸”。

当年抓陆焉识入狱的伪连长,后来成为狱友;为陆焉识量刑的公安局长江帆因涉嫌军统被抓;拉陆焉识下水的“资产阶级代表”凌博士,诬陷陆焉识反革命的“无产阶级代表”大卫也先后死于文革劳改之中。作者在这些浮华的、温情的、残酷的故事背后呈现了一段起伏动荡的大历史给我们看,看他们如同蝼蚁般忙碌挣扎在无论如何也翻覆不了的政治土壤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