瑜伽婴儿式 我能做手倒立 但还在学习婴儿式|瑜伽杂志

2017-12-04 - 婴儿式

编者按:今天,为大家献上一篇又长又好的文章。

我是一个狂热的瑜伽习练者。

我也相当善于习练瑜伽。

老师和其他从事瑜伽行业的人们都对我说,我练得特别棒。

是的。这是一个自我提升的好方法。我可以优雅地完成各种流动。我可以完成蝎子式,我的脚趾可以碰到我的头部。我左右都能够完成神猴式,我还可以做疯狂的手臂平衡。我还可以做倒立。我不仅能够完成倒立,我还可以跳起来,稳定地落下,并保持。

瑜伽婴儿式 我能做手倒立 但还在学习婴儿式|瑜伽杂志
瑜伽婴儿式 我能做手倒立 但还在学习婴儿式|瑜伽杂志

但是现在,我还在钻研婴儿式。

我习练瑜伽已经9年了。一旦我开始习练,我会全情投入。我住在东京小公寓的那段时间,我通过看书自学头倒立。我不太关注过程,有时候比较急于求成,曾遭遇过几次挫折。一旦我后退几步,做到正确的步骤,我就能轻易进入头倒立,完全是小事一桩。

瑜伽婴儿式 我能做手倒立 但还在学习婴儿式|瑜伽杂志
瑜伽婴儿式 我能做手倒立 但还在学习婴儿式|瑜伽杂志

我通过自己的方法完成各种体式和序列,几个月之内我就迷上了瑜伽。

而且我还做得很好。

平心而论,我做瑜伽体式是有优势的。我的身体天生就很灵活。我大学期间就是一名体操运动员,后来还成为拉拉队队长,需要翻跟斗和站在“体操金字塔”的顶端。大学毕业后,我几度扭伤了脚踝,中止了一段时间的体操表演。坦白说,步入现实社会以后,我感到很迷茫,除了体操,找不到自己的出路。

瑜伽婴儿式 我能做手倒立 但还在学习婴儿式|瑜伽杂志
瑜伽婴儿式 我能做手倒立 但还在学习婴儿式|瑜伽杂志

我会选择跑步,继续保持活力和身体的舒展,但无法压抑想要翻转身体的那种冲动。于是,我遇见了瑜伽。

作为好学生的我,再次拿起书本,阅读瑜伽相关的书籍,学习到更多的知识。我致力于深入研究,我知道这样做是正确的,因为一个好学生知道应该这样做。

瑜伽婴儿式 我能做手倒立 但还在学习婴儿式|瑜伽杂志

我潜心修行,参加了一个印度静修所为期一个月的教培。我完全沉浸在唱诵、行动瑜伽、哲学、冥想和阿育吠陀的海洋里(比如,在每一次吞咽前都要咀嚼30次,默默地专注在食物上)。我们每天花费几个小时学习体式。我们全部都做到了。在那30个人里面,我还以第一名的成绩毕业。

瑜伽婴儿式 我能做手倒立 但还在学习婴儿式|瑜伽杂志

这么多年来,我完成了两个完全不同的瑜伽流派的教培(600个小时)。我已经深入到实践当中,每一次的整合都能够发现新层次的哲学意义。我的呼吸得到改善。瑜伽是我应对压力和焦虑的好方法。但是我只是刚刚接触到深层次的练习,主要还是集中在身体层面。

我完成了我的目标。我懂得了倒立,学会了那些疯狂的手臂平衡。

然而,我得了癌症。

在几个月前,我已经发现习练变得越来越困难。我已经无法完成倒立体式,甚至前屈体式中,都会咳嗽得很厉害。最终,我不能平躺,我时时刻刻都有可能剧烈地咳嗽。摊尸式也不可能完成,最终会导致无法形容的疼痛。我曾经想去感受高温瑜伽的热烈空气和律动,一扫疾病带给我的阴霾。但是我越来越虚弱。原因终于被查明:我的胸部长了一颗葡萄柚大小的肿瘤。

扫描结果出来以后,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只能专注于求生。我的左肺被压得几乎报废,所以,瑜伽从我的优先事项列表上掉了下来。情况允许的话,我可以做些伸展,但是在很多日子里,甚至是美好的日子里,积极治疗毁掉了我的能量。三个月前的手术后,我再也不能做下犬式和手倒立了。

当我结束最后一次治疗,就开始锻炼,做一些温和的瑜伽。三周后,我快乐地把我的脚趾浸泡在加勒比海水里。早上醒来,我在海边做着自患病以来第一次的瑜伽习练。你猜怎么样?我再次做起我的倒立体式。

但更重要的是,钻研婴儿式。

虽然我的身体很灵活,但是我的髋部总是僵紧。我的背部也有问题。进入婴儿式的时候,我的坐骨无法落在脚跟上,甚至接触不到。在瑜伽课上,老师经常会就这个体式对我进行辅助,比如轻轻地按压我的腰,额外施加一点外力。

在两腿打开的婴儿式中,我的胸部首次触碰到瑜伽垫,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完整的启示。在退出以前,我完全没有想过自己可以做到。Rachel Brathen(也被称作Yoga Girl)带领着我们退出,她让我们深入体式。

我们与陌生人分享自己最深的伤痛和恐惧。我们铭记,我们哭泣,我们放下。我们允许自己进入脆弱之处。她分享自己以前的伤心故事,原来她和我有类似的经历。这不仅与我们的身体有关,还涉及心理和情感的释放。

我承受着肩膀和上背部的负担和压力,把我的恐惧、焦虑、创伤和不安全感压在胸部和髋部上,髋部基本上作为身体的“废品抽屉”。我终于认清了这个道理。虽然这只是一个半成品,但是我终于清空了一些空间。过去,当我开髋的时候,感知有什么东西在里面,可能会重新做一点调整,但我从未在鸽子式当中清除过任何负能量。

或者,我只是处理了浅层的负能量,深层的负能量会往更深处走,这是可怕的。这是一个庞大的工作,但它是前进的唯一途径。

在持续锻炼的几个月时间里,我可以做倒立,并顺利退出体式。我很激动。到了年底,我可以做到神猴哈奴曼式,脚趾也可以再一次碰到我的头部了。真是不可思议,但真正的突破是,我打开了内心的更深层面。静修的最后一天,在婴儿式中,我的胸部终于碰到地面了。我感觉到纯粹的快乐。

静修以来,我一直保持简单和温和的习练。我回归到基础,偶尔活跃起来做一些倒立,但更关注婴儿式和开髋。

在双腿打开的婴儿式中,我的胸部触碰到了地面;在双腿并拢的婴儿式中,坐骨可以落到脚跟上了。这深深的满足感,是任何其他体式都无法带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