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腻中年男 全世界油腻中年男联合起来

2017-12-20 - 油腻

每当杭州的夜幕降临,总会有几个油腻的中年男子借着夜色的掩护,闪进中山中路的千串屋,佝偻着坐在一楼的吧台喝着烈酒,彼此间传递着一个好消息:我们中年男子还有一万多天就要死去了。全世界嫌弃油腻中年男的人们,不要逼着我们现在就自己打车去火葬场烧死自己,再等一万天,一万天后,油腻的中年男燃烧起来比别人更猛烈壮丽,更香气四溢。

油腻中年男 全世界油腻中年男联合起来
油腻中年男 全世界油腻中年男联合起来

人到中年油腻,全世界嫌弃,当年油腻可是社会主义优越性生活的重要体现,我的中年男子朋友陈晓卿老师在他的书《至味在人间》里曾说过,“我这个年纪的中国人,大都经历过物质单调匮乏的年景,基因里有对脂肪类食物的天然好感。

油腻中年男 全世界油腻中年男联合起来
油腻中年男 全世界油腻中年男联合起来

饮食习惯成型于童年时代,尽管年纪增长社会进步,今天的我,仍然难以摆脱动物脂肪的致命诱惑。如果很多天不沾荤腥,日子过得寡淡无比,我就会回忆起外婆家的腊肉,那种口腔里让人目眩的缠绵,以及细小颗粒状的油脂在牙齿间迸裂的快感。”如今油腻被人嫌弃,油腻中年男子也成了最值得牵挂的困难群众,所有生活的不如意都具体体现在他们身上,他人生活的不如意也都具体发泄在他们身上,何其无辜。

油腻中年男 全世界油腻中年男联合起来
油腻中年男 全世界油腻中年男联合起来

油腻具有一种承上启下的精神,很少有人能正视,之前它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的体现,现在它成了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发展之间的矛盾的具体体现。油腻完成了它的历史任务,油腻开启了另外一个新时代,简单来说就是,人民喜欢油腻,人民吃上大肉了;人民开始审美了,人民嫌弃油腻。只不过连好坏肉好坏油都分不清,还谈什么审美,你们的饱嗝里分明有种下水道的味道。

油腻中年男 全世界油腻中年男联合起来

在这样的时代,历尽世事沧桑的中年男明明可以油滑,让生活更精彩小妹儿更开心,但我们却选择了油腻,因为我们知道,只有油腻才能经得住岁月的洗礼,只有油腻才能包浆。把玩过中年男的人都知道,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其实不是油腻,是生活的包浆,就像他们腕子上的手串,闪着低调而倔强的光芒。

油腻中年男 全世界油腻中年男联合起来

人到中年,出栏时间恰好,取块上好的五花肉,拿在手里油腻,但放在锅里,“肉块精烹十足味,火候恰当久飘香。”所以,油腻中年男的审美场景不在床上,是在生活的大灶里。

林语堂说,中国人之所以对自然科学毫无贡献,是因为中国人连静下心来观察一条鱼的心思都没有,他们总是想象鱼在嘴里的味道。你们对油腻中年男不就是这样吗?能不能静下心来花点心思观察观察,别总想着我们在你嘴里的味道。

油腻中年男又特别爱提那档子事,他们让人讨厌的一点就是爱遥想当年在床上如猛虎下山,蛟龙入海,左突右奔,上下翻滚……,他们不知道现在的人都比较现实,大家不喜欢什么先进性经验,大家喜欢实操。其实,对于连礼貌性上床次数都越来越少的油腻中年男而言,他们愿意挤干最后一毫克荷尔蒙跟你聊骚一下,也算是对你极大的尊重和认可了。

我的中年男子朋友许知远老师曾教导我们,“在现代社会,一个男人为了获得与某个女人的快乐,他可能要煞费苦心地安排一次旅行,要通过豪华的游艇与精心的旅行路线来达到目的。一项原本单纯的快乐,变得困难重重,其中充满了不合人性的制度化。

”许老师大概是在说当今社会求偶越来越难,交配路径越来越长,求偶这件事双方当然要慎重,不同的社会环境双方有不同的诉求,这是正常的。如果只是去寻找“单纯的快乐”,那看待男女关系时可以审慎但不必居高临下,可以像卡夫卡老师那样大方的说句,“我在妓院门口走过,就像在一个心爱女子的家门口走过”,这事不丢人,不过违法,“充满了不合人性的制度化”。

我明白中年油腻男有危机感,日渐膨胀的肚子和脸庞,以及日渐不能膨胀的其他部位。不用每次都计较那三秒五秒的,人家看中你的钱,你就多花点,人家看中你的智慧,你就多谈谈人生经历,无论如何,姑娘们看中的都不是你的体力和包浆,油腻中年男没必要太为难自己。

穿上得体的衣服,坐在千串屋的吧台,倒上一杯威士忌,用不缓不急无欲无求的语态讲一段《花营锦阵》,也是别具一番风采:半似含羞半推托,不比寻常浪风月。回头低唤快些儿,叮咛休与他人说。

这世上最好的生意就是向少年卖思想,向女人卖容颜,向老人卖健康,以及向油腻的中年男人兜售手串,兜售可以,请别居高临下,喜欢戴个手串怎么了,怎么那么多人拿这个说事挖苦我们,你们年轻人都入珠了,我们把珠子绕手一圈就不行了?一滴水融入大海才不会干涸,一个油腻中年融入无限的盘串事业才不会荒废,下次再遇到徘徊在高架桥下的油腻中年男人,请礼貌上前,轻抚他的手串:大哥,要碟吗?

油腻中年男不受待见的悲惨境遇,不在于油腻不在于年龄,而在于没钱还被人看出来了。有钱就能为所欲为吗?答案是肯定的。举个例子:嗓子很一般,但有钱就能跟王菲一起唱歌,还被称为灵魂歌手而不是油腻歌手。油腻中年男子的可悲不仅在于自己要遭受世人的眼光,还要在孩子的班级群里忍受煎熬,班级家委会的选举,油腻中年的你,要跟孩子同学的爸妈同台亮相,他们来自央行外管局、摩根斯坦利、知名公司HRD、哈佛大学博士,以及大城市郊区被拆迁分了二十套房的农民。

他们看上去比你清爽比你年轻比你健美,这使你看上去就像一块孤零零的五花肉掉进了西餐厅的A5 Kobe Strip Steak区,孩子哀怨的眼神逼得你又默默看了一眼2017中央党校MPA秋季招生简章。

遇到这种事,油腻中年男至少还可以在心里默默流泪,但有些事让你欲哭无泪,你就只能默默分泌油脂了。在山东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一份属性为“不予公开”的文件里,“长春长生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生产的吸附无细胞百白破联合疫苗(批号201605014-01)效价不合格。

不合格疫苗共计252600支。”关于这事,能看到一个家长的留言:“我家孩子在今年6月23日和7月26日分别打了两次百白破疫苗,均为由长春长生生产的,批号为201605014-1疫苗,现被爆疫苗不合格,目前防疫站和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没有给出一个明确说法,到底这个批次的疫苗是为什么不合格?是有毒有害还是有效性达不到标准?为什么在出厂前没有做好认真检测?为什么在流通这么久之后才查出不合格?孩子打了有没有副作用?有没有补救措施?我想,这二十多万只疫苗就是十多万甚至更多孩子注射过,还请有关部门有所作为,给出一个正面回应,不逃避不推诿扯皮。

我想,是没有人会搭理这个中年男子的,不论他油腻不油腻。我记得在给女儿选择打国产免费疫苗还是进口自费疫苗时,一个朋友说还是国产免费的吧,这么大规模的免费注射,他们不敢乱来一定很慎重,我没有采用这一说法,我觉得这既是小看他们了,也是高看自己了。

在骨感的现实面前,哪有什么油腻不油腻的,现实很解腻。

插入一个硬广:

过山殿放鸭子的老张前段时间摔断了腿,缺点医疗费,老给杜蕾斯做营销的我的油腻中年男朋友老金仗义相助了一万五,所以我要给他做个广告,卖个东西。他的公司叫环时,我一度以为是环球时报的简称,后来才知道是业内航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