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尿病并发症治疗并不难!

2018-01-02 - 糖尿病并发症

现在大家都知道:糖尿病患者不是死于糖尿病,而是死于糖尿病并发症!西医说糖尿病是不可能治愈!就是说西医不能治愈糖尿病并发症!他只能控制一下血糖,不能治愈并发症!西医不直接说控制血糖的药物会伤害你的内脏功能,只是委婉的说:肝肾功能不全者禁用!为了一个暂时好看血糖指标,你的身体付出了沉重的代价!请问控制一下血糖有什么意义?明白了这些,糖尿病患者应该清楚了,西医、西药是不能治疗糖尿病!

糖尿病并发症治疗并不难!
糖尿病并发症治疗并不难!

那么中医药能治愈糖尿病的并发症吗?回答是肯定的:能!糖尿病并发症治疗并不难!糖渐康脐疗膏不但能够治愈糖尿病,而且还能治愈糖尿病的并发症!请看下面病案:

一、  糖尿病患者大部分都有便秘、腹泻的临床症状,西医说是:内脏自主神经病变、肠道激素生成异常、胰腺外分泌功能不足、电解质失衡、小肠运动减弱等等。说的头头是道,而且说得那么严重,患者觉得十分可怕,也十分无奈,而且西医根本就没有治疗的办法!

糖尿病并发症治疗并不难!
糖尿病并发症治疗并不难!

湘潭一糖尿病患者长期腹泻,大小便失禁,敷药五天显效,大小便失禁解决了,腹泻即止,大便虽然未成形,但是不腹泻了!又如福州一患者长期大便不成形,用药三天大便成形了,再如河南省新野县糖尿病患者张某,大便干结状如羊粪,用药三天大便通了,解决了,西医说什么小肠运动减弱,敷用糖渐康脐疗膏三个小时左右,腹内肠子开始蠕动,这患者可以自己感觉到。

糖尿病并发症治疗并不难!
糖尿病并发症治疗并不难!

是不是治疗糖尿病这些并发症并不难?不要相信西医这个病变,那个失衡,西医对自己不能治疗的疾病,都是说你某某病变,并且还有各种仪器设备检测报告。患者对此深信不疑!

二、  糖尿病患者下肢麻木、西医说你是周围神经病变,当你的足背动脉搏动减弱或搏动消失,西医会说你是下肢血管病变,微循环发生障碍,当有患者走路步态不稳如“鸭步”,或有如踏棉花样状,四肢远端感觉减退如“手套袜套样”感,西医会说病变已累及大纤维神经,对于这些所谓病变,西医是没有任何治疗手段,一旦发生感染,西医唯一的方法就是截肢!

糖尿病并发症治疗并不难!

这些所谓的病变西医都有详细的检测报告,患者也深信不疑!对于病变的肢体西医要截肢,要切除病变部位是理所当然!

这些病变真的不能治愈非截肢不可吗?我的回答:不!治愈并不难!如江苏省常州市糖尿病患者谢某,就是西医所谓病变累及大纤维神经,下肢麻木,走路脚如踏棉花状,敷用糖渐康脐疗膏四天,下肢麻木,走路如踏棉花状感觉消失!

糖尿病并发症治疗并不难!

治愈糖尿病并发症周围神经病变与大纤维神经病变是不是并不难?又如,李某,男,72岁,湖南省印刷三厂退休干部,糖尿病患者,患者左足无名足趾溃烂见骨,足二趾前端也已溃烂,整个左足肿且紫黑色,首先在湖南中醫大学附属一医院住院一个他多月,花费一万八千余元,医生通知要截肢,患者不同意,转院湖南医科大学附属二医院三病室33床,西医抗菌素消炎折腾一个多月,医院又下通知要截肢,同病房一位病友告诉他民间有一个中醫不须截肢可以治的好,患者把这个信息告诉该病房的主任毛教授,该教授是专门治疗糖尿病足坏疽的,毛教授说:“能治愈该病的药物还未出世,全世界都不能治愈,我倒要看看他的本事,给他一个月的时间,我就让他治。

”患者请我去病房治疗,毛教授开始倒也配合为我提供换药的器械与敷料,她是要出我的洋相,看我的笑话。两周的治疗患者足部肿消退,紫黑色转变为红色,创面炎症消失,创面肉芽鲜活、红润,已消失的足背动脉搏动开始恢复搏动,创面正在缩小,也就是说患者已看到了希望,但是这位教授并没有兑现给我一个月时间的承诺,仍然再次下达截肢通知书,患者当然不同意说:“你看我已大有好转,为什么还要截肢?”这位教授说:“你住在我这里,我就要截肢。

”这简是不讲道理。患者连夜逃走,到湖南医科大学湘雅医院的急诊部住院,住院104病房36床,负责该病房的廖博士,患者向她介绍了请民间中醫治疗的情况,现病情已好转,附属二医院还要截肢,所以我逃到你这里来了。

廖博士说这位民间医生治糖尿病足坏疽我知道,你可自己向他购药,我们负责换药。患者住院二个月痊愈出院。这位廖博士只要收治了糖尿病足坏疽患者,都是要患者到我这里购药。

廖博士对我说:“等我的导师回来后,我们合作做一个大课题”她的导师当时正在香港讲学。但是廖博士的愿望并没有能实现,因为国家卫生部下达了,禁止任何社会上的药物进入正规医院的命令,廖博士与我的合作从此中断,不但是与廖博士的合作,我与其它医院的合作也都不能进行了。对西医所谓大血管病变,微循环障碍,周围神经病变,治疗并不难!

上述病案充分说明糖尿病的并发症治愈并不难,因为西医没法治疗,就说你有这个病变,那个病变,而且是先进的仪器检测出来的,对于病变部位进行手术切除,截肢是理所当然!是有科学根据的,由于患者相信西医先进、科学,宁愿被截肢也深信是应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