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床不常见的阴虚证是 脾胃阴虚证的辨别

2019-09-04

脾胃病是临床上见症最广泛的一类病,治疗起来并不难,呕吐、打呃、喛气、吐酦、腹胀、疼痛、嘈杂、不食、腹泻、便秘等等不一。关键是要把好辨证,分清虚实、明白寒热。这样治疗起来就容易了。本篇重点谈一下脾胃阴虚的鉴别诊断和治疗。

临床不常见的阴虚证是 脾胃阴虚证的辨别
临床不常见的阴虚证是 脾胃阴虚证的辨别

脾胃病中脾虚胃实,大家常见,四君,二陈,平胃散都是常用方剂。但是对于阴虚证却不见较多的论述,是临床不常见么?非也。

实际上阴虚证是很多的,只是注意的不够。食欲不佳,食后倒饱憋胀,不饥不食,口渴口干,大便干结不爽,小便短黄,舌红少苔或舌中苔剥、脉沉弱等,这些证状的出现就是脾胃阴虚的证侯。一些大夫见了这些病证习惯用辛温或消导药治疗,效果不佳。

临床不常见的阴虚证是 脾胃阴虚证的辨别
临床不常见的阴虚证是 脾胃阴虚证的辨别

其不是异功散就是平胃散加消导药,结果更伤脾胃之阴,越治越重。这是辨证不精不到火侯的表现。其实治疗这种病症并不难,就是一定要照顾到脾胃阴液不足的病机。而且具体治疗中还要分清脾阴虚和胃阴虚。这两证共同之处是很近似,证状也差不多,很容易分清。就是从患病时间和体质上区别:脾阴虚多见素体虚弱的慢性病过程中,而胃阴虚多见素体尚盛的急性热病伤阴者。

临床不常见的阴虚证是 脾胃阴虚证的辨别
临床不常见的阴虚证是 脾胃阴虚证的辨别

先说脾阴虚的治疗,这是临床上最多见的。山西巳故名老中医张子琳创立的“加减异功散”是有效方子。其方为:北沙参  山药 麦冬 石斛 莲子 扁豆 鸡内金 生甘草。

我在平时治疗脾胃病中常用此方很有效果,《中医临床家---张子琳》一书中亦载有运用医案,录之:

临床不常见的阴虚证是 脾胃阴虚证的辨别

我所老大夫赵某,感冒治愈后,多日来身体疲软,不思饮食,经服五味异功散多剂,效果不显。张老询其口干舌燥,大便不畅,小便黄赤,视其舌质干红少津,辨为脾阴虚证,处以加减异功散,2剂而饮食增加,精神好转。

另有一例舌癌患者,张老诊为心经火毒,劫夺脾阴。先后治以清热解毒、养阴消肿、活血逐瘀诸法,待症状控制,火毒已敛,脾阴亏失,口流淡水之时遂改用这张专治脾阴不足的加减异功散,坚持治疗将近1年,最终使此“不治之症”实现了带病延年。因此绝不能小看这张平淡无奇的处方。

异曲同工,著名中医张文选治疗其父的医案亦能说明此法。

1977年5月,我的父亲曾患肺炎发热,经某西医院治疗痊愈出院。但病愈后一直无食欲,间或胃痛,且胃脘胀满,在当地请中医治疗3个月而不愈,延至暑假我回家时,其症状有增无减,胃疼痛,脘胀满,不思食。看前医所用处方,或者消食导滞,或者理气开胃消胀,或者破气止痛。

我在未诊脉视舌时也觉得前医处方不谬,但诊舌见舌绛无苔,诊脉弦细略数,问知大便干燥。诊罢突然顿悟地联想起益胃汤方证,随即处下方:沙参12g,麦冬12g,玉竹12g,生地15g,冰糖15g,生甘草6g。当即取药3剂。每剂药煎3次,兑在一起令频服。结果服一剂胃痛止,两剂食欲大开,大便通畅,脘胀立消。服完3剂后,持续3个月的痛苦随之消除。

其次,在治疗胃阴虚时,诊断已前述,用方更简单。急下存阴的调胃承气汤,玉女煎,清胃散均可,在此不絮叨了。想必各位同道不会陌生。

总之,在治疗胃病时,要多思,多虑。即要想到脾阳气虚,还要更考虑到还有阴虚一面,治则分阴阳,才能成为医中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