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迪厅舞池里泡妞 这是80后的夜生活

1994年北京JJ迪厅的开业,不仅将Disco文化弘扬并引起火爆,同时还首开了京城特大迪厅的先河,并引发了北京的大型迪厅热。

JJ是北京第一个大型迪厅,它的建立在那时掀起了迪厅娱乐新潮,人们突然发现迪厅可以很大,几千人可以一起共同疯狂。那时候提起京城夜生活,年轻人都能想起JJ门口排长队买票的人。1600平米的JJ像一针强心剂,给了娱乐市场新的刺激。在很短的时间内,京城一下子出现了十家大型迪厅。疯狂的年轻人一下子找到了释放空间,去“蹦迪”成为最时髦的休闲方式。

在迪厅舞池里泡妞 这是80后的夜生活
在迪厅舞池里泡妞 这是80后的夜生活

一位白领张青回忆当年在JJ玩的场景依然是很激动:JJ火呀!你别看一张票50元,到了周末要80元,过节什么的还能要个一二百元,去的人多着呢!那时候一说去JJ,那就感觉像和俊男靓女约会似的,特兴奋。那时我还上大学,要说有人请去JJ玩,那感觉就是当时流行的一句话:味道好极了!做传媒的李小姐很留意这几年迪厅的变化,她说:JJ火之前,也有一些小迪厅,但感觉不是大众和年轻人都玩的地方。JJ的出现正适应了经济发展速度快,人们需要放松自己心灵的需要。

在迪厅舞池里泡妞 这是80后的夜生活
在迪厅舞池里泡妞 这是80后的夜生活

火热的JJ迪厅确实开创了迪厅文化的先河,一时间全国大中城市出现了一批仿JJ的大型迪厅,那时候人们一提起新潮、时尚总会和JJ迪厅联系起来。不过好景不长,一拥而上的迪厅在96年开始洗牌,北京城里几家迪厅的关门让人们相信了一句话:有实力才能开迪厅,JJ还是人们的首选。1999年一个和JJ规模相当,但却比JJ多了更多内容的朝阳公园滚石迪厅开业了。业内人士说,滚石比JJ有着更丰富的内容,JJ当年引人之处在于它有大空间,可以蹦迪,它拥有的优势在于热闹、活跃,但这也正是它的不足:它缺乏可以清静聊天的场所。滚石的优势在于它是一个独立的概念,你可以到那里疯狂蹦迪,也可以清吧一叙。滚石的出现的确给了JJ一些压力:在票价上JJ比滚石要高,在音乐上JJ显得有些老。99年以后的JJ也在尽力用各种方式提高注意力,拉拢客源。在JJ每周都会有几场演出和歌迷会。1999年JJ开始的“万元淑女大赛”连办数月,成为JJ一大特色。不过也有人认为,参赛的女孩品位越来越低,大不如比赛刚开始。刚开始参加比赛的女孩不少都是白领或在校大学生。抱怨迪厅缺乏新意更多的是年轻人,他们在不断批评迪厅缺少个性、缺少感觉。其实迪厅的经营者早已意识到迪厅要以新为本的原则。他们高薪请来国外的DJ,他们不断调换领舞的漂亮美眉,他们不断推出促销的招数,……不过有些无奈:迪厅好像真的有点落伍了。

在迪厅舞池里泡妞 这是80后的夜生活
在迪厅舞池里泡妞 这是80后的夜生活

90年代初,北京出现了一家名气很大的迪厅——和平House,却难得见到当年的火爆场面。90年代初,工薪阶层的收入一般在200元左右,可和平House门票竟然定为80元,并且天天爆满。

在迪厅舞池里泡妞 这是80后的夜生活

1993年前后,丽都假日饭店的旋风迪厅火了起来,可好景不长,两年后人气骤减,迪厅也一分为二,一半仍做迪厅,一半辟为酒吧,店名也改了。

在迪厅舞池里泡妞 这是80后的夜生活

90年代中期,长城饭店的天上人间迪厅曾红极一时,120元的门票创京城新高。一听可乐售价50元,令来此消遣的欧美客人惊诧不已,以至于怀疑中国到底算不算发展中国家。好景维持了三年,经历过一次重新装修后,天上人间终于从天上回到了人间。

在迪厅舞池里泡妞 这是80后的夜生活

90年代中后期,以青春活力为特征的迪厅渐成气候,其中比较知名的有滚石、BANANA。这类迪厅以中低档价位吸引客流,票价30至50元,强调顾客的参与性,很受年轻人喜欢。

在迪厅舞池里泡妞 这是80后的夜生活

滚石门外趴活儿的出租车司机曾经说,真弄不明白,丰台、石景山、海淀的学生也大老远跑这儿来,一玩儿一宿,难道别处没地方去?司机没说错,偌大的北京,除了滚石和BANANA,没有能让你“折腾”一宿的地方,而滚石又可以比BANANA多“折腾”一小时。

在迪厅舞池里泡妞 这是80后的夜生活

其实对于京城爱蹦迪的年轻人来说,迪厅对他们的刺激已和以往有了很大的不同。JJ不再是他们的首选,滚石倒成为各种白领和休闲族的最爱。一些小型有特色的迪厅成为固定群体消费的对象,比如民族大学旁边的火山迪厅,在夜晚降临之时,成为大学生们最爱去的地方。在大学生中这样传闻:如果要找大学中的美眉,那就去火山吧。

在迪厅舞池里泡妞 这是80后的夜生活

2004年3月25日23日凌晨,北京新街口北大街JJ迪厅内发生命案,造成两死一伤。22日晚9点,七八个安徽老乡来到JJ迪厅跳舞,有些人还带了自己的朋友。12点过后,张少水一个人到酒吧去喝酒,“也就15分钟,忽然看见很多人往外跑。我过去一看,就看见张正喜倒在距舞池出口五六米远的地上,浑身是血。”当时周围聚集了近百人,看到张滔下跪,几十个人跑到路上拦住了一辆车。张滔两人把张正喜送到积水潭医院。医院门口,他们看到老乡王成国浑身是血躺在一辆出租车上,旁边坐着王的两个朋友。当天凌晨,张正喜和王成国经抢救无效死亡。据张少水说,两人身上都有多处刀伤。当天下午,JJ迪厅的大门紧闭,挂出“暂停营业”的牌子。

在迪厅舞池里泡妞 这是80后的夜生活

2004年3月23日凌晨1时许,王京生和王春明等人在JJ迪厅内跳舞时,因琐事与王某、张某和周某等人发生争执。后王京生持刀将王某和张某刺死,并将准备离开的周某刺伤。

2007年,JJ迪厅关闭了。

1994年12月7日,位于新街口中央新闻电影制片厂内的北京JJ迪厅的开业,不仅将Disco文化弘扬并引起火爆,同时还首开了京城特大迪厅的先河,并引发了北京的大型迪厅热。

JJ是北京第一个大型迪厅,它的建立在那时掀起了迪厅娱乐新潮,人们突然发现迪厅可以很大,几千人可以一起共同疯狂。那时候提起京城夜生活,年轻人都能想起JJ门口排长队买票的人。1600平米的JJ像一针强心剂,给了娱乐市场新的刺激。在很短的时间内,京城一下子出现了十家大型迪厅。疯狂的年轻人一下子找到了释放空间,去“蹦迪”成为最时髦的休闲方式。

一位白领张青回忆当年在JJ玩的场景依然是很激动:JJ火呀!你别看一张票50元,到了周末要80元,过节什么的还能要个一二百元,去的人多着呢!那时候一说去JJ,那就感觉像和俊男靓女约会似的,特兴奋。那时我还上大学,要说有人请去JJ玩,那感觉就是当时流行的一句话:味道好极了!做传媒的李小姐很留意这几年迪厅的变化,她说:JJ火之前,也有一些小迪厅,但感觉不是大众和年轻人都玩的地方。JJ的出现正适应了经济发展速度快,人们需要放松自己心灵的需要。

火热的JJ迪厅确实开创了迪厅文化的先河,一时间全国大中城市出现了一批仿JJ的大型迪厅,那时候人们一提起新潮、时尚总会和JJ迪厅联系起来。不过好景不长,一拥而上的迪厅在96年开始洗牌,北京城里几家迪厅的关门让人们相信了一句话:有实力才能开迪厅,JJ还是人们的首选。1999年一个和JJ规模相当,但却比JJ多了更多内容的朝阳公园滚石迪厅开业了。业内人士说,滚石比JJ有着更丰富的内容,JJ当年引人之处在于它有大空间,可以蹦迪,它拥有的优势在于热闹、活跃,但这也正是它的不足:它缺乏可以清静聊天的场所。滚石的优势在于它是一个独立的概念,你可以到那里疯狂蹦迪,也可以清吧一叙。滚石的出现的确给了JJ一些压力:在票价上JJ比滚石要高,在音乐上JJ显得有些老。99年以后的JJ也在尽力用各种方式提高注意力,拉拢客源。在JJ每周都会有几场演出和歌迷会。1999年JJ开始的“万元淑女大赛”连办数月,成为JJ一大特色。不过也有人认为,参赛的女孩品位越来越低,大不如比赛刚开始。刚开始参加比赛的女孩不少都是白领或在校大学生。抱怨迪厅缺乏新意更多的是年轻人,他们在不断批评迪厅缺少个性、缺少感觉。其实迪厅的经营者早已意识到迪厅要以新为本的原则。他们高薪请来国外的DJ,他们不断调换领舞的漂亮美眉,他们不断推出促销的招数,……不过有些无奈:迪厅好像真的有点落伍了。

90年代初,北京出现了一家名气很大的迪厅——和平House,却难得见到当年的火爆场面。90年代初,工薪阶层的收入一般在200元左右,可和平House门票竟然定为80元,并且天天爆满。

1993年前后,丽都假日饭店的旋风迪厅火了起来,可好景不长,两年后人气骤减,迪厅也一分为二,一半仍做迪厅,一半辟为酒吧,店名也改了。

90年代中期,长城饭店的天上人间迪厅曾红极一时,120元的门票创京城新高。一听可乐售价50元,令来此消遣的欧美客人惊诧不已,以至于怀疑中国到底算不算发展中国家。好景维持了三年,经历过一次重新装修后,天上人间终于从天上回到了人间。

90年代中后期,以青春活力为特征的迪厅渐成气候,其中比较知名的有滚石、BANANA。这类迪厅以中低档价位吸引客流,票价30至50元,强调顾客的参与性,很受年轻人喜欢。

滚石门外趴活儿的出租车司机曾经说,真弄不明白,丰台、石景山、海淀的学生也大老远跑这儿来,一玩儿一宿,难道别处没地方去?司机没说错,偌大的北京,除了滚石和BANANA,没有能让你“折腾”一宿的地方,而滚石又可以比BANANA多“折腾”一小时。

其实对于京城爱蹦迪的年轻人来说,迪厅对他们的刺激已和以往有了很大的不同。JJ不再是他们的首选,滚石倒成为各种白领和休闲族的最爱。一些小型有特色的迪厅成为固定群体消费的对象,比如民族大学旁边的火山迪厅,在夜晚降临之时,成为大学生们最爱去的地方。在大学生中这样传闻:如果要找大学中的美眉,那就去火山吧。

2004年3月25日23日凌晨,北京新街口北大街JJ迪厅内发生命案,造成两死一伤。22日晚9点,七八个安徽老乡来到JJ迪厅跳舞,有些人还带了自己的朋友。12点过后,张少水一个人到酒吧去喝酒,“也就15分钟,忽然看见很多人往外跑。我过去一看,就看见张正喜倒在距舞池出口五六米远的地上,浑身是血。”当时周围聚集了近百人,看到张滔下跪,几十个人跑到路上拦住了一辆车。张滔两人把张正喜送到积水潭医院。医院门口,他们看到老乡王成国浑身是血躺在一辆出租车上,旁边坐着王的两个朋友。当天凌晨,张正喜和王成国经抢救无效死亡。据张少水说,两人身上都有多处刀伤。当天下午,JJ迪厅的大门紧闭,挂出“暂停营业”的牌子。

2004年3月23日凌晨1时许,王京生和王春明等人在JJ迪厅内跳舞时,因琐事与王某、张某和周某等人发生争执。后王京生持刀将王某和张某刺死,并将准备离开的周某刺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