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赞美别人写的诗歌 骂“苍蝇”的诗人 应该多写些赞美“苍蝇”的诗

2017/7/14 1:50:12

    近日正在读《董鼎山文集》,其中有篇文章说到20世纪80年代美国诗坛的状况,说获得"美国书奖"的诗人约翰·艾修贝里自我讽刺道:美国经常出钱购买诗集的读者约有三千四百人,而写诗者至少有两万。

怎样赞美别人写的诗歌 骂“苍蝇”的诗人 应该多写些赞美“苍蝇”的诗

我不知道国内现在的诗坛是不是也沦落到如此地步,但自称诗人者如过江之鲫,反而让人没了读诗的胃口,这恐怕不是没有缘由的。正想这个问题时,就突然之间听说一个姓黄的官员诗人火了,便急急找来他的诗读了一读,这胃口,就不说了。

怎样赞美别人写的诗歌 骂“苍蝇”的诗人 应该多写些赞美“苍蝇”的诗

    "云南山美水美人更美,偶尔会发生几件坏事,大家不要盯着炒,盯着有缝的鸡蛋并不是苍山上的雄鹰,不过是只苍蝇而已。"黄诗人的这首诗完全颠覆了我对诗歌的那点感觉。

怎样赞美别人写的诗歌 骂“苍蝇”的诗人 应该多写些赞美“苍蝇”的诗

从"火"起来的角度而言,显然并非他的"诗"的水平,而是"诗言志"中的"志"了,"盯着有缝的鸡蛋""盯着炒","不过是只苍蝇而已",从这些言辞句子中,可以看出他的矛头指向,尽管后来补充了个"个人声明",说"苍蝇"不针对记者群体,但其指桑骂槐的心,我们还是能读出来的。

怎样赞美别人写的诗歌 骂“苍蝇”的诗人 应该多写些赞美“苍蝇”的诗

    云南的确如黄诗人"诗"中所赞美的那样,"山美水美人更美",我身边的朋友包括我本人,都曾经亲近或打算去亲近这种"美",但近几个月来云南所发生的"几件坏事",完全打消了我们再去亲近的念头。

怎样赞美别人写的诗歌 骂“苍蝇”的诗人 应该多写些赞美“苍蝇”的诗

拦路抢劫的,毁人家容貌的,已远非轻描淡写的"坏事"而已,其给人造成的恐惧心理,是可以想象的。这些"坏事",给当地旅游形象的破坏,是可以想象的。要不然,黄诗人也不会在"诗"中这么直接开骂"苍蝇"了。

怎样赞美别人写的诗歌 骂“苍蝇”的诗人 应该多写些赞美“苍蝇”的诗

    但作为当地旅游市场的主管官员, 不去下功夫整顿云南的旅游乱象,却拿"苍蝇"去攻击那些如实反映乱象的人,这种心态,说他"讳疾忌医"也好,说他自负傲慢也罢,但终究,只会加深公众对云南旅游乱象的认知。

怎样赞美别人写的诗歌 骂“苍蝇”的诗人 应该多写些赞美“苍蝇”的诗

你想想,云南的景区出了那么"几件坏事",主管的官员不是写诗以明坚决整顿的志向,而是似乎恼羞成怒地在骂那些监督的人,你还能指望他把这乱象整治好?他在后续中再次呼吁大家用一种美好的心态来看云南,但云南出了问题你就骂监督的人为"苍蝇",这怎么是一种"美好的心态"?你自己不以"美好的心态"对待问题,怎么又能让别人硬生出"美好的心态"?

怎样赞美别人写的诗歌 骂“苍蝇”的诗人 应该多写些赞美“苍蝇”的诗

    这几年,云南旅游的负面新闻不少,这显然不是"苍蝇"们的"功劳"。究竟问题出在哪里,其实都讨论得多了。黄诗人想必也了然。出了问题,有人监督,是为了让你从问题中汲取教训,给大家一个更好的云南。

怎样赞美别人写的诗歌 骂“苍蝇”的诗人 应该多写些赞美“苍蝇”的诗

但你这么对待监督者,似乎暴露了云南旅游乱象背后的原因。相关部门给其定性为"个人言论,不代表云南省旅游发展委员会观点",似乎有点太轻飘,莫非认为黄诗人诗中骂人"苍蝇",不过是像下半身写作的作家们用下半身来制作吸引眼球一样?倘若真如此,还是建议黄诗人,多写些赞美"苍蝇"们的诗,多少也能收获一些公众的掌声。

怎样赞美别人写的诗歌 骂“苍蝇”的诗人 应该多写些赞美“苍蝇”的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