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独居老头找男护工 独居老人生活状况调查 北京独居老人找男保姆

2017/7/14 1:25:40

独居老人生活状况调查 北京独居老人找男保姆 ,独居老人生活 调查,独居老人生活状况调查,独居老人的寂寞生活,上海独居老人调查,社区独居老人问卷调查,日本独居老人的生活,独居老人调查,独居老人生活的快乐,男保姆陪独居男老人睡,独居老人,广州保姆陪独居男老人。

北京独居老头找男护工 独居老人生活状况调查 北京独居老人找男保姆

独居老人的孤独谁人知(资料图片)

出门一把锁 进门一盏灯

独居老人 淹没在繁华城市的孤独守望者

独居老人吕玉宝生病后,在家躺了两天,也饿了两天,已然奄奄一息。幸亏房东及时发现,老人才得以被送进医院抢救(本报昨日12版《细心房东救了七旬老人命》曾报道)。其实,在我们身边,有太多太多的“吕玉宝”,他们或远离子女,或孤身独居,成为繁华城市里的孤独守望者。

北京独居老头找男护工 独居老人生活状况调查 北京独居老人找男保姆

沉默的独居老人

出门一把锁,进门一盏灯。这是独居老人典型的生活状态。独居老人没有子女陪伴,也没有老伴在身旁,是比空巢老人更弱势的群体。记者从合肥市老龄办获悉,截至2012年12月,合肥市老年人达到115.98万,占全市人口的16.32%。在这些老人中,有多少是独居老人,却没有详细的数据。

北京独居老头找男护工 独居老人生活状况调查 北京独居老人找男保姆

其实,在底层社区,对独居老人是有统计的。“社区对辖区内的独居老人进行统计,是为了更好为老人们提供服务,掌握他们的身体及生存状况。”南七街道科企社区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据了解,科企社区共有老人1680人,其中独居老人36人。不过,辖区独居老人可能比统计人数还要多一些。“因为一些租住在辖区的老人流动性强,住所不稳定难以统计;还有些老人考虑到子女的影响,不愿意提供相关信息。”

北京独居老头找男护工 独居老人生活状况调查 北京独居老人找男保姆

合肥著名的公益人士“蓝莲花”也很关注独居老人这个群体,多年来,她一直照料着三位独居老人。“合肥的独居老人是一个庞大的群体,他们中的大部分都很沉默,外界很少知道他们。”“蓝莲花”说,一般她都是通过社区或其他老人介绍,才能找到更多的独居老人。

北京独居老头找男护工 独居老人生活状况调查 北京独居老人找男保姆

寂寞的生活空间

最近,一项对35000名老年人心理求助电话的统计分析显示,超过40%的独居老人有抑郁症倾向,其中有48%是因为长期独居的孤独感引发的。

北京独居老头找男护工 独居老人生活状况调查 北京独居老人找男保姆

对此,合肥市爱邻社会工作服务社的社工王引深有体会。在蜀山区琥珀街道,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的形式,王引和其他六名社工带着志愿者和义工,为辖区内的七千多名老年人提供各种帮扶服务,这其中有30多人就是独居老人。

北京独居老头找男护工 独居老人生活状况调查 北京独居老人找男保姆

“这些老人平日里很孤独,常年一个人,脱离了社会群体,很多都出现了抑郁的倾向。”王引说,他们心理敏感,对陌生人有抵触情绪,从而越来越孤寂。曾经,她上门探访一名独居老奶奶,连续拜访三次,老奶奶都不愿意开门。

北京独居老头找男护工 独居老人生活状况调查 北京独居老人找男保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