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男护工 猪肉价涨CPI追高 杭州护工纷纷要求“吃”东家

当猪肉价格创新高,医院护工的口风变了

当护工日薪涨到85—100元时,住家保姆的心乱了

CPI追高,护工纷纷要求“吃”东家

当CPI持续走高,猪肉价格屡创历史新高时,着急上火的不只是预测经济走势的经济学家们,不只是天天拎菜篮的家庭主妇(男),还有一拨很特殊的人群:医院陪护。通常我们称其为护工。

杭州男护工 猪肉价涨CPI追高 杭州护工纷纷要求“吃”东家
杭州男护工 猪肉价涨CPI追高 杭州护工纷纷要求“吃”东家

上个月,浙医二院的护工阿姨们等到了涨工资的实惠:只要能接到活,护工每天的保底工资都在85元以上,基本上一天能净挣100元,长做的护工一个月能挣3000元。

杭州男护工 猪肉价涨CPI追高 杭州护工纷纷要求“吃”东家
杭州男护工 猪肉价涨CPI追高 杭州护工纷纷要求“吃”东家

可别小看护工薪酬的涨跌,它影响的可不仅仅是一小拨人。风声传出后,一些住家保姆的心也乱了。于是,之前没有太多关联的两个群体开始“隔空互动”——医院护工没那么难找了,住家阿姨也嚷嚷着要涨工资了。

杭州男护工 猪肉价涨CPI追高 杭州护工纷纷要求“吃”东家
杭州男护工 猪肉价涨CPI追高 杭州护工纷纷要求“吃”东家

另一方面,东家也开始感受到压力。前不久,一位退休老人给记者打来电话,倾诉了她和保姆、护工“战斗”的经历。长达几十分钟的聊天末了,老人发出一声叹息,“像我们这样退休早的人,因为有医保还住得起医院,但是快请不起护工了。护工、保姆的工资有没有人管的?大学生毕业也才2000多元(月薪),还要自己租房子、吃饭。是不是该给保姆护工的工资限高了?”

杭州男护工 猪肉价涨CPI追高 杭州护工纷纷要求“吃”东家

不少护工要交的管理费多了

记者了解之后发现,之前驻点浙医二院多年的天使家政今年春节以后退出了,取而代之的是浙江迈达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迈达”)。

杭州男护工 猪肉价涨CPI追高 杭州护工纷纷要求“吃”东家

迈达也是一家有年头的管理医院陪护的家政公司,最早从邵逸夫医院起步,后来接管了省人民医院的家政公司。进驻浙医二院后,为了稳固队伍,留用了原来的管理者,很快也给护工涨了工资。公司给记者的说法是,本来农民工的工资就要提的,所以就趁势把标准往上抬了。

杭州男护工 猪肉价涨CPI追高 杭州护工纷纷要求“吃”东家

新公司给护工阿姨带来的不仅是崭新的工作服,更有是全新的管理方式:每天的管理费是从报酬里抽10%。好比,100元/天的,每天要向公司上交10元;如果和病人谈好110元/天,公司就要抽11元。

杭州男护工 猪肉价涨CPI追高 杭州护工纷纷要求“吃”东家

虽然薪酬涨了,但管理费也随之水涨船高,不是之前的5元/天、10元/天,到手的钱也是浮动的。护工的算盘很精,如果和病人谈高了,要交公司的管理费也就多了。通常如果是老病人,或者能听懂暗示的,她们会叹一番苦经。宁可账面上少给点,病人出院时给点小费,或者通过其他途径“减负”。

杭州男护工 猪肉价涨CPI追高 杭州护工纷纷要求“吃”东家

记者发现,护工们花心思的背后,还有着一些苦衷。因为做护工不像做住家保姆那么稳定,病人住院周期长短不一,常常做了一两个星期就要换。如果病人少,就有可能轮空,轮空的日子是没有工资的。更让她们敢怒不敢言的是,晚上连住的地方都没有。

杭州男护工 猪肉价涨CPI追高 杭州护工纷纷要求“吃”东家

进入夏季的杭州,闷热难熬。轮空的护工们只能在2号楼的一个角落里打个盹。没有躺椅,也没地方铺席子,加上蚊子,根本就睡不踏实。

杭州男护工 猪肉价涨CPI追高 杭州护工纷纷要求“吃”东家

所有的委屈都会在日后反弹。等接到下一个病人时,她们就很自然地希望能把工资谈高点,希望东家能给自己解决伙食,希望东家能送自己一点风油精、克痢痧之类的药物,“反正你们都是有医保的”。

有住家保姆转做医院护工

对护工来说,更大的威胁还在后头。

“护工工资涨了,现在100元/天了。”一些住家保姆听到风声,心乱了。

在位于朝晖二区的杭州最大的家政市场,时下并不属于旺季,但不少来找活的求职妇女已经把工资抬到了2100元/月,照顾小孩的叫价更高,喊到了2400元/月。理由是现在物价多少多少高,猪肉多少多少贵,2000元都不经花。但再怎么喊,要找到愿意出月薪3000元的东家,那是非常非常难得的。比较之下,就有保姆心一横,开始“跨界”了。

那位给记者打电话倾诉的退休老人就遭遇了保姆“辞职”。上了年纪的人抵抗力差,每年到春夏季节,这位老人都会去家附近的省人民医院住院,调养调养。今年,她去住院,听说护工贵了,就把家里的保姆带过去。条件是住院前谈好的,和护工一样的工资,一天80元。心慈的老人还主动包了保姆的吃饭问题。“这么算下来,她不亏的。哪里想到,出院的时候她不肯回来了。”

这样的故事,并非个案。来做护工的人多了,供需比一下子就变了。以前病人住院是挑不出、找不到护工,现在是护工等着活,主动跑到病房去兜生意。

“跟着东家吃”成护工新要求

7 月13日下午5点,浙江省中医院。

因为一眼就看到了蓝色的“天使家政”的工作服,记者没费多少工夫就找到了她们的大本营。一群又一群的护工结伴拥过来,神情轻松。边上有几个零星的,神情黯淡地坐在窗边。

记者很吃惊,黄昏时候不是出院的结账期,怎么会有那么多轮空的护工?找了几位护工了解“天使”阿姨的费用,一个阿姨开口报价90元/天,另一个实诚一点的低声说“85元/天,吃要跟你的”。

很快,米饭香扑鼻而来,两个管理人员开始分饭,护工们排队打饭,趁机瞄一眼工作安排表。

“咦?不是说跟着东家吃饭么,怎么这些阿姨还要来这打饭?”听到记者提问,那些护工们开始闪烁着回避。终于,有个护工小声说,那是东家不肯管的,就自己吃了。

原来,护工们发现物价涨,外面吃得贵,不少人提出跟东家吃的要求。只要能跟着吃,工资略低一点也愿意。

记者发现,即便到手的工资拿到100元/天,护工们吃得仍很节省。基本见不到肉,很多人就着霉干菜能吃一个星期。说猪肉贵,菜价高,那只是和东家谈判时的筹码。

“护工、保姆的工资有没有人管?即便CPI追高,保姆护工的工资这么涨下去,谁能承受?是不是该给保姆护工的工资限高了?”那位退休老人的发问再次响起。